欢迎访问:久久6热视频在线观看,国产久久re6热在线播放,久久re6热在线视频精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蛇妖美妇

蛇妖美妇

紫貂「嘶嘶」低鸣两声,似乎动弹不得,我见状便走去将它抱起,放在了屋外空旷的草地里,约莫过了一柱香的时间,紫貂才伸展四肢笨拙的走动起来,走出很远后它回过头朝我深深地望了一眼,也就在回眸之间,草地里已失去了它的踪影。

  这一天我心里很是难受,没想到会同时失去了师傅和师娘,而林紫茵也远在他乡,林子清又与我的关系闹得很不愉快,我连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一时我头脑发热,破天荒地拿出师傅藏起的酒坛子揭盖豪饮,要知道平时我可是滴酒不沾,没曾想两口下肚后已觉脑袋晕晕沉沉,不知不觉竟倒地昏睡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只听屋外传来「咚咚」地敲门声,我瞇开眼缝一瞧,屋里昏暗漆黑,竟是一觉睡到了深夜,可不知怎会有人在此时敲门,难不成是师傅回来了,我激动得赶紧起身开门去。

  暗淡的月光之下,只见一位打扮雍容华贵的美妇人俏立在门前,由于她身材轻盈高挑,我只好仰起头与她对话,不然我的视线便会停留在她高挺的酥胸前,但我不明白,这幺晚了怎会有陌生女人出现在我家这般偏僻之处,我出于礼貌地问道:「请问姐姐有什么事吗?」

  那美妇人叠手于侧腰,微微斜颔低首,向我施了一礼,发出嘤嘤般娇脆的嗓音说道:「民女迷路了,想找贵地借宿一宿,不知方不方便。」我在这住了十多年,也不曾有人来此借宿的,只因经过镇上或村里的路根本不用绕到这里,不禁心生警惕,再仔细打量了这美妇人一番,她头戴精致嵌珠银钗,两串细白珍珠链覆于额前,施礼时左手小指和无名指露出又长又尖的黄金指套,饰物在月光下微微泛亮,单从这几样饰物便可看出此人并非寻常女子。

  美妇人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便说道:「其实民女路遇劫匪,慌乱逃亡之时与家人走散,不想来到此地,还请小公子可怜我。」这美妇人说着说着竟哀怨似地要落泪,我只好打开屋门说道:「这位姐姐,请进屋里说话吧,正好家里有空房,歇息一晚也没什么关系。」美妇人又施了一礼回道:「谢过小公子—— 」「哎,别公子公子的叫了,我叫李二申,叫我二申便可。」进屋后我在客堂的桌子上点燃一支蜡烛,这才瞧清楚美妇人的相貌,年龄约莫二十五六,尖俏的瓜子脸略施淡淡胭粉,薄薄的嘴儿红脂艷抹,细长的丹凤眼内勾外翘,嫣红的眼影妖娆万分,复杂盘梳发髻显得气质高贵,不过似曾何时我好像在哪儿见过这美妇,只是一时又想不来,不禁多看了两眼。

  虽然美妇的衣裳遮得严实,但紫红的绸缎裳已将婀娜的身材紧紧束缚着,胸前两团圆溜溜的肉球被绷得浑圆紧实,纤细的柳腰可合手盈盈一握,挺翘的美臀被包裹得性感迷人,紧贴臀肉的柔丝薄料几乎可见臀沟的内痕,而缕空的长裙下隐约透现着腻白粉腿,这幅突显女人身体凹凸有致的打扮直叫人看得血脉喷张。

  美妇应该是察觉到我在盯着她看,与我的目光短暂相接后羞涩地撇过脸去,贝齿轻轻咬住红润下唇,长长的睫毛轻微张合,我被这幺个不经意的动作给触动得脸红心跳。好个妩媚动人的女子,不禁令人遐想连篇,虽然说这半夜深更的,又是孤男寡女独处一室,想必换做别的男人早就扑上去一亲芳泽了,但是我没有萌生太多的念头,因为今天发生的烦恼已经够我受的了,我指了指师傅的房间说道:「时辰也不早了,今晚姐姐就睡那屋吧,我先回去睡觉去了。」见我要回屋,那美妇人忙说道:「诶,小公子,我想先洗个澡,不知能不能帮我烧些热水,这些银子就当是我的住宿费了。」只见美妇拿出一锭金元宝,这可是五十两银子啊,我心动了,因为以后师傅不在了,我一个人又可依无靠,而这五十两够我生活好些日子的了,美妇看起来也挺有钱的,对她来说这五十两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不就是烧个水吗,我不客气的接过金元宝说道:「好的,我这就烧水去。」当我忙进忙出挑水的时候,总感觉美妇在背后偷偷瞄我,难不成这美妇想男人了,可她刚才还说是逃亡至此地呢,估计这女人有问题。

  水烧开后我便倒入了空房里的浴桶,忙活完后便来到客堂对美妇说道:「姐姐,水好了,你进屋去吧。」

  美妇坐起身子对我笑了笑,又施一礼说道:「好的,谢过小公子了。」而当美妇缓步走向屋里时,我这才发现她的后背有些怪异,只见后背紧贴的绸缎裳将一连串的背脊骨凸隆浮现,走起路来背脊骨随着细长的腰肢怪异地扭动,一时我还以为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后冷汗涔涔直冒,暗想这该不会又是一只妖怪吧,不过更可怕的妖怪我都见过,只要我不去招惹她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美妇进屋后就唤道:「小公子,这水好像有点儿凉,你进屋来瞧瞧看。」听到这话后我有点不敢进去,她该不会在想什么法子对付我吧,但是我又收了人家的银两,总不能就这样不管了,我只好回道:「哦,我再提桶热水来。」我提来热水后就放在门槛前,隔着房门对美妇说道:「姐姐,水放这儿了,你自己拿进去吧。」

  说完后我便快步地回屋去了,顺便将门给栓得死死的,怎料刚趴在床上就听美妇传来软绵吃力的娇呼声:「哎呀,好重呀—— 我提不动,小公子能不能帮帮忙—— 」

  这回我终于知道什么是拿人家的手短了,我可真后悔收了她的银子,只好壮着胆子出屋帮她提水去,想着提完这捅水后任她怎么叫唤我都不再理她了。

  我进屋将热水倒入浴桶之中后准备转身就走,怎料美妇柔媚地说道:「小公子—— 你不试试水温幺—— 」

  「不用试了,这水温很定热乎。」

  「你当真不用试试?」

  我不明白美妇是什么意思,抬头向她望去,这回美妇完全没有了之前那种端庄贤淑的气质,凤目微瞇,细细品鉴着手中两根金光夺目的指套,嘴角微翘,充满邪意,神态无比妖冶。

  这女人一反常态,八成真是只妖精,她让我试水温我只好老实地将手伸到浴桶里搅了搅,然后回道:「水温还行,还行。」「是幺,那你进去吧。」一时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了,这女人竟然让我进浴桶里洗澡,暗想难不成这女人想跟我来个鸳鸯戏水,但我此刻真没有这种心思,只好回道:「我,我今儿不想洗澡了,还是姐姐洗吧,」

  美妇妖媚地卷出红嫩细舌舔了舔指套的尖锐之处,幽幽说道:「不洗干凈的话姐姐怎么吃你呀—— 像你这种鲜嫩的娃子最合姐姐口味了—— 」这回我可真被吓到了,遍体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妖妇难道像陆家夫人那般会吃人肉的吗?

  剎那间,我被美妇抓住衣襟推入了浴桶之中,我倒入水里时差点吞咽了口热水,当站起身子拭去眼前的水珠后发现美妇正在解开她襟前的盘扣。

  美妇盯着我淫邪地笑道:「好一个鲜嫩的娃子,今儿就让我来好好尝尝睿儿的滋味—— 」

  当美妇解开高高的衣襟盘扣时,我发现她脖子上纹有奇异的刺纹,这回我终于想起来了,这女人正是师娘所说的熟人,镇上青楼里的老板娘,难不成她是给师娘报仇来了?

  美妇将胸前对襟的盘扣一一解开,高傲圆滚的双乳蹦跳而出,而身体上的刺纹也被我看个清楚,那是一条红橙花斑大蛇,蛇尾从她的颈项处弯旋而下,绕过胸前左乳,刚好遮掩住五道疤痕,蛇身一直鉆入平坦光滑的小腹,只是美妇长裙未脱,我自然看不见腹下情景,也不知刺纹会延伸至何处,不禁令人想要一窥女人私处秘境。

  而这一刻我总算明白了,这女人就是与师娘同时成精的蛇妖芯瑶,看来这笔孽债我是躲不掉的,一时有些恐惧,但又夹杂着些许迷恋,也许我还真对美艷妖精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蛇妖抓住我的头发粗鲁地将我按在她左边软弹的乳房上,用略带恨意的口吻说道:「给我好好舔舔这些疤痕,这可都是拜你所赐。」我心中已明白缘由,此时又被这蛇妖挟持,便不敢做无谓的反抗,更不用多做解释,听话地伸出舌头轻轻舔上她的酥胸,虽说芯瑶的乳房上有可怕的疤痕和刺纹,但这丝毫不影响乳房腻滑的触感,反而别具一种异样的刺激。

  一道道疤痕被我的舌尖来回舔滑,而不经意间唇舌触碰到藏在刺纹中娇嫩的乳头,反复几次后娇嫩的乳头变得胀大勃起,每每触及之时蛇妖便会轻声细哼,抓住我的后脑勺下意识的向她的胸前靠拢,使我的嘴唇与她的乳头更加紧密地贴合在一块。

  此刻我只想尽情的侍奉蛇妖,弄得她舒服了说不定还能捡回一条小命。我张开嘴将发胀的乳头轻轻含住,肉舌绕着乳首摩擦转动,粘稠的唾液不时从我的嘴里滴抹在柔软的乳球上,使圆滚的乳球变得光润滑溜。

  就在我卖力地吸舔蛇妖的乳房时,一只软滑玉手偷偷地伸入到我湿透的裤裆里,在我的大腿内侧与阴囊交界处轻轻地来回抚动。

  我就在这种被妖精威迫挟持的情况下,情欲一丝丝地被她撩起,原本软绵的肉根缓缓地变硬变粗。不知不觉间我的一双手往蛇妖的臀肉上摸去,谁知蛇妖嗔道:「好个小家伙,你怎可以摸我的屁股,没让你摸你就不许摸,听明白了吗,给我老老实实地舔奶子。」

  被蛇妖这幺一说我只好缩回了手,恭恭敬敬地舔着她的乳房,蛇妖咯咯笑道:

  「呵呵—— 不错,还蛮听话的,有当男宠的潜质,好吧,姐姐允你了,来摸摸我的屁股,我的屁股可是很挺很翘的哦。」蛇妖让我主动摸我反而有点不敢了,但如果不听的话又不知会出现什么状况,我只好壮着胆子往她的后臀摸去,虽然她俏立着身子,但她的后臀却能高高撅起,腰肢与后臀形成一道弯弯的轮廓,这若是从后臀肏入她的肉穴,怕是根本不用弯腰便能插到子宫的最深处。

  当我爱抚蛇妖紧实高翘的后臀时,我粗壮的肉根已被她拿捏在手心里,她将脸贴在我耳边柔媚地唤道:「呵呵—— 没想到小家伙的鸡巴还挺粗的—— 姐姐差点儿看走眼了呢—— 」

  不知怎的我的裤头被割开了,湿漉的裤子一点点地滑落在水里,蛇妖伸出尖舌舔扫两根金色护指的指尖,只见指尖上带有一丝血迹,我这才发现自己的腿侧有丁点儿刺痛,只是伤口不深,也就是一道细微的红痕。

  蛇妖贪婪地吸吮完指尖后,一副细细回味的媚态说道:「嗯—— 味道还不错,姐姐我都有些等不急了—— 」

  此时我已衣不遮体,又挺又粗的肉根暴露在蛇妖的注视之下,蛇妖充满邪念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我股间打量,我泡在温热的浴水里都能感觉到阵阵寒意。

  「嗖」地一声,我看见蛇妖伸出长长的尖舌,舌头的长度怕是能够触及到她自己的下颚,而长舌尖端处又像蛇信一般细长分叉,还未等我反应过来,蛇妖猛地俯下身子,头已鉆入浴桶之中,一口就叼住了我的肉根,只觉肉根已被一圈又一圈粘滑软肉给缠住,我低头一瞧,那是从蛇妖嘴里伸出的长舌,红嫩的长舌将肉根缠卷箍束,而长舌还能绕住肉根不停蠕动盘旋。

  我不知蛇妖的舌头能伸多长,只知道从龟头到根部,再到阴囊处都同时被她的娇嫩长舌缠绕舔弄。

  此刻我的身体似荡漾在半空,整颗心都已开始融化,酥得连脚跟都站不稳,软下身子就要跌坐在水里,幸好我的屁股被蛇妖牢牢扶住,而肉根也被她紧紧含进嘴里,这才勉强地站立着。

  当肉根进入蛇妖的檀口中后,龟头马眼处不知怎的似乎有异物突入,只觉一条细嫩柔软的物体缓缓滑入了我的马眼管道内,顿时吓得我丝毫不敢动弹,不禁胆怯地问道:「你,你要做什么?」

  蛇妖没有回话,一双勾魂凤目痴痴地凝望着我,嘴儿紧紧裹住我的肉根,软嫩异物一点一点舒缓地深入我的马眼管道里,在深入的过程中我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无比舒畅的快感几乎要麻痹掉我的脑神经。

  当它滑至更深处时,我感觉股间饱胀得不得了,顿觉脊髓阵阵发麻,一股酸痒的滋味传遍全身,一波接一波的暖流在腹间不断向肉根处涌动,我已尝到了高潮所带来的强烈快感,可我却射不半滴精液,身体侵蚀在无数次的高潮中不可自拔,全身不停地抽搐抖擞,果真叫人欲仙欲死,爽得几乎要昏厥过去。

  好一会儿蛇妖的小嘴才松开我的肉根,这时我才发现从马眼处抽离的异物是一条细长的蛇信,蛇信才一松开,我体内积蓄难挨的精液便大股大股地往她嘴里喷涌,她更是将我的肉根深深吞入抵在喉腔软肉处,用舌尖不停地摩擦肉根底部的输精管,势要将我体内每一滴精液都撸出榨干。

  蛇妖咕咕咕地吞完精液后,好一阵娇声喘息,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柔柔唤道:

  「嗯—— 好久没吃得这幺过瘾了—— ,怎么—— 小家伙的鸡巴还这幺硬呢,莫不是还想要姐姐再舒服一回—— 」

  蛇妖眼眸秋波暗流,缓缓褪去长裙,而股间遮羞的亵裤薄如蝉翼,透明得使女人私密之处一览无遗。这回我终于看清楚了她身体上的整副蛇纹图案,只见狰狞的蛇头藏在了女人最为私密的耻阜上,而迷人的耻阜光溜圆鼓,竟未生半根耻毛,蛇头凶神恶煞地露出两颗獠牙,怒张血盆大口,而蛇口喉腔刚巧落在了女人娇羞的蛤口处,这若是肏入她的淫穴后肉根也就刚好插入了蛇口之内,如此巧夺天工的设计定会让男人从视觉和触觉上享受双重的精神刺激,想想她本就混迹于青楼妓院之中,也不知令多少男儿倾尽家财只愿一睹美人耻间春色。

  「看够了没有,还不抱我进去,姐姐等急了可是会生气的哦—— 」听蛇妖这幺一说我才醒转过来,凑前去揽住了她的柳腰,她顺势双手滑上我的双肩抱住了我,两条修长玉腿勾住我的腰部,胸前圆滚香软乳肉紧密地挤压在我的胸膛上,凤目痴迷地凝视着我,缓缓低下头来亲住了我的嘴唇,彼此上下唇紧密交贴在一起,唇间互相吸吮,渐渐地我的牙齿被她撬开,一条软滑长舌溜入了我的嘴里,与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她的软舌特别灵活,在我的牙龈舌底肆意舔搅,口腔内壁每一处角落都被舒服地扫磨。

  虽然蛇妖的身体与师娘一样轻盈,但我此刻已被她深情的激吻缠绵得酥透美绝,全身提不来半点儿力气,身子象是要化成一团软泥,绵绵沉入浴桶水里,直到浴水淹没了我的口鼻,我才勉强昂起头,默默地承受着蛇妖带给我的柔情。

  蛇妖渐渐地整个身子压抱在我的身上,我的腰部被她双腿紧紧勾缠,当我俩吻得情迷意乱之时,隔着透薄亵裤的饱满的耻丘开始淫荡的在我的腹间蹭磨,从平坦的小腹一直移滑到粗硬的肉根,即便是身体泡在水里,我也能感觉到她的耻丘密缝里分泌出的骚水粘稠在我的腹间。

  我的肉根就这样凹陷在蛇妖的阴唇缝里,眼看蛇妖在我身体上柔蹭的速度愈发加快,我内心的欲火也愈发高涨难挨,火烫的肉根被两片厚实的阴唇夹含着在反复厮磨,难道我就要这样被她挑逗得再次泄了身子不成。我鼓起勇气,抛弃畏惧的杂念,不管蛇妖会不会发怒,用手指轻勾开透薄亵裤,挺动肉根一下子就搅入了泥泞湿滑的肉蛤里。

  蛤洞禁肉果真极美,肏得蛇妖「呀」地一声,横来媚眼柔声嗔道:「好大的胆子,明知我是妖都敢肏我的小穴,还真不怕我吃了你呢—— 」蛇妖虽然嘴上这幺说,但那表情和语气却是极为享受,紧实淫滑的膣腔更是缠住肉根缓缓蠕动,将粗壮的肉根紧紧夹吮,一点一点地挤入温暖火烫的逼穴内,令龟头肉冠菱角与娇嫩褶皱的膣肉蹭蹭刮擦,强烈的酥麻感令我不顾一切地抱住她娇软的身子,挺起腰身将肉根尽数插入美妙的嫩穴深处。

  蛇妖扭腰摆臀,张嘴成圆,眉头皱叠,发浪地叫道:「嗯……你的肉棒可真粗—— 撑得我身子满满的,姐姐很是喜欢—— 」听到蛇妖赞赏的话语后,我顿时精力充沛,紧紧抱住她的软绵后臀,腰股疯狂地向上猛突,而她也竭力地配合着我耸动腰臀,激烈地与我在水里交媾,使得桶里的浴水被拍打得四处飞溅。

  「啊啊……你这小色鬼,嗯嗯—— 肏得我好舒服喔……真是美死姐姐啦—— 」响彻房间的淫声浪语使我体内欲火更甚,脑海中已彻底被淫乱的感觉填满,哪里还管骑坐在我身上的是妖是人,心里再也没有一丝畏惧,反而将她抵压在浴桶边缘,握住她两条浑圆腻白大腿,扯掉那条形容虚设的遮羞布,欣赏着她遍体的刺纹。

  就在这种贪婪地注视之下,将肉根缓缓肏入狰狞的蛇口淫穴之中,除了肉体的舒服之外还尝得一种背离人伦的禁忌感,果真令人兴奋不已,不禁胯下肉根频频勃动,愈发变得坚硬如铁,激动得在妖女耻间媚肉里一根尽顶,然后毫不留情地狠插猛抽起来,硕圆粗大的肉冠不停撞击着膣腔深处娇嫩的花芯,爽得她不住颤抖。

  「喔喔—— 真好,美极了……抱紧我—— 再紧点儿—— ,就是这样—— ,喔啊啊—— 」我发觉蛇妖的胴体被我肏得在不规则的扭动,身躯柔软宛若无骨,一双修长玉腿缠锁我的腰身,上身后仰潜入水中,细长柳腰倒弯成圆圆的拱形,双手反过来将我的后臀抱住,脸部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凑到二人胯下交合之处,这若换做常人怕是全身筋骨早已断裂,而她却能灵活自如,并且用舌尖不断刺激抽送的肉根,令我体会到种种醉魂酥骨的无穷快意。

  我已经感到全身血脉火热得膨胀到了极点,紧裹在稚嫩淫穴里的肉根已经不敢再有分毫的触动,我生怕下一记抽送便会让我缴精泄体,我真的好想继续享受她带给我的肉体刺激,哪怕下一刻就会被她给吃掉,只要能让我再多沉浸一会儿就好。

  蛇妖应该知道我就要坚持不住了,她的身体也跟着停止了动作,只是没有想到她竟然用舌头舔滑我敏感的后庭处,更没想到的是我竟然有了快感,这一刻我感觉精神就要崩溃似的,体内焚身的欲火猛烈地爆发开来,精液噗噗地灌入了炙热的淫穴内,此时紧裹的肉壁一张一缩地咬合着我的肉根。

  在我尽情的泄精后已疲软得再无一丝力气,软绵地瘫痪在浴桶里,此女带给我的快感已经彻底颠覆了我对房事的认知,不禁心生感慨,倘若能拥得此女,人生也许再无憾事。

  当蛇妖再从水里抬起头时,高挽的发髻已垂散,如瀑布般倾落在浴水里,她眼神迷离,满脸痴媚之色,柔情蜜意地对我说道:「姐姐的身子好难受哦—— ,可不可以让姐姐好好快活一回—— 」

  我此时已累得说不出话,只是点了点头回应蛇妖,想着稍微歇息片刻再提枪上马,然而突然间她的身体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下子浴桶里的水都倾泻溢出,只见蛇妖的并拢的双腿化作一条橙红花斑理纹的蛇身,蛇身伸张盘旋占据了整个浴桶,将我的身体一圈一圈紧紧缠绕住,只剩我的头部在外面,使我全身动弹不得。

  「啊—— 两条腿憋得人家好难受哦—— ,还是这样舒服。」虽然蛇妖的下半身化作了长蛇,但是上身依旧没有任何变化,而我的肉根正被蠕动的蛇身一点一点引导至一个娇嫩的膣口处,此时我的肉根疲软不堪,怎么挤也进不去肉洞里面。

  突然我的肩膀被蛇妖一口咬住,我感觉到两颗尖锐獠牙深深地刺入了我的血肉,痛得我大声惨叫,只是一阵刺痛过后就完全没有了感觉,反而使我体内的欲火再次熊熊燃烧起来。肉根肿得发痒发疼,如铁杵一般异常坚挺,蛇妖滑溜的膣口温柔地嗍住了我的龟头,感觉她耻间的膣腔比之前更加紧窄难入,龟头被滑嫩软肉一丝一丝蠕蹭挤迫,这才勉强撬入娇小软滑的阴道内。

  「嗯—— 里面好酸好痒—— ,还得再进去些才行,喔—— 你的鸡巴可真粗—— 挤得人家好痛呢—— 」

  由于我的身体受到了限制,只能静静享受着蛇妖将我的肉根勒进她的屄穴里,也不顾如此细长狭隘的腔道会不会被我粗壮的肉根撑爆撑裂,只是一个劲地往屄穴里挤,她看起来极为难受,咬牙切齿地承受着屄穴极大程度的扩展,使我的肉根一点一点的挺入,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尽根没入了屄穴深处。

  蛇妖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呼—— 总算进来了,你小小年纪怎么鸡巴会得如此粗大,差点疼得姐姐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姐姐,你勒得我好紧,我快要透不过气了。」「紧才舒服嘛,不然姐姐怎么享受你身体每一处肌肤呢,咯咯——.」蛇妖开始抽动臀股,只是肉根与膣腔紧密贴合在一起,肉冠更是如同镶嵌一般恰在子宫媚肉里,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缝隙,抽动时吸附着我的肉根拉动身体,实在是没法享受棒腔摩擦的快感,只得骚浪的扭动着腰肢与臀股,令娇嫩的子宫来研磨我的龟头肉冠。

  「啊!好麻、好酸,不行了,不行、忍不住……喔……要丢了……丢、了…… 啊……「蛇妖的身体在不住蠕动、抽搐、痉挛,我只感觉被她越勒越紧,全身骨头被缠得阵阵发疼,蜜穴泄出股股滚烫蜜液酥得我酣爽畅快,痛苦和快乐在互相折磨着我,然而我竟沉浸在这种毛骨悚然的快感中不可自拔,阳精竟是又舒畅地宣泄了一回。之后我便疲惫不堪,神智茫然,陷入半昏迷状态。

  良久蛇妖用手指勾起我的下颚,柔情似水地对我说道:「姐姐虽驭人无数,但从不喜欢粗莽大汉,像你这等肉棒粗壮又鲜嫩美味的娃子实在少见,还真有点舍不得吃掉你呢,想想以后若吃不到你这种货色可怎么办,实在好可惜哦—— 」蛇妖说着说着原本小小的嘴儿越张越大,双唇一直裂到了耳垂下方,两颗尖尖的獠牙格外醒目,吓得我全身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只见那血盆大口向我的头颅扑咬而来。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条紫色毛绒的尾巴「嗖」地飞来,将蛇妖的脖颈牢牢捆住,使狰狞的人面蛇首无法再靠近我,我顺着长长的紫尾往门口望去,没想到门口风姿卓卓站立之人竟会是师娘,我抑制不住内心懊悔的情绪而蓦然泪下。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轮虐神奇女郎 下一篇:师门寻仇

友情链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